首页 > 小说大全 > 游戏竞技
许洛枝傅霁清小说免费-许洛枝傅霁清小说全集

许洛枝傅霁清小说免费-许洛枝傅霁清小说全集

许洛枝傅霁清
热门女频新书《许洛枝傅霁清》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许洛枝傅霁清,这是一本都市类型文,正在火热更新中,小说精心整理了精彩的故事剧情:着佣人:“给我冰袋,还有纸巾。”傅母没料到这一幕,愣了愣,但很快就回复如初:“拿了我这么多钱,身体还养成这副鬼样子,简直晦气!”许洛枝接过佣人纸巾,避开了傅霁清的触碰,嘴角扯出一个嘲讽的弧度:“是啊,时不时就要被你当成出气 ......
作者:傅霁清 更新时间:2023-01-25 11:13:45
开始阅读
内容详情

《许洛枝傅霁清》免费在线阅读

第3章

寂静的客厅里。

傅霁清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许洛枝,两人谁也没有退让。

许久后,大门打开,一身高定礼服的傅太太从门外走进,周身气场极低。

当她看见站在不远处的许洛枝时,直接快步走来,猛地给了许洛枝一个巴掌。

清脆的啪!响彻在众人耳畔。

许洛枝的脸直接被打向一旁,鼻血就这么涌出鼻腔,划过她的衣领,慢慢跌落在地。

傅霁清眉头一簇,直接将许洛枝仰起头,嘴里吩咐着佣人:“给我冰袋,还有纸巾。”

傅母没料到这一幕,愣了愣,但很快就回复如初:“拿了我这么多钱,身体还养成这副鬼样子,简直晦气!”

许洛枝接过佣人纸巾,避开了傅霁清的触碰,嘴角扯出一个嘲讽的弧度:“是啊,时不时就要被你当成出气筒,不多吸点血,哪够您打的呢!”

“傅先生,真同情您,小时候应该被打的不少吧。”说完这句,她就不再理会傅霁清那猜不透的眼神,朝着一楼客房走去。

身后,还传来傅母的呵斥:“今天是老爷子生日,她居然敢放田媛媛进来,当我们傅家当年闹得笑话还不够吗!”

许洛枝心中冷笑,自己儿子不敢收拾,全将脾气发给自己了。

一关上门,那刺痛的痛意就让许洛枝彻底站不稳,她瘫坐在地,仰着头大口呼吸。

任由鼻血就这么静静流淌,哪怕侵染了半张脸,她都毫不在乎。

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证明自己还活着,狼狈的活着。

手机忽然想起,她看了一眼号码,是自己找的私家侦探。

她缓了一回才接起:“喂。”

“化验结果出来了,恭喜,你找到亲生父母了。”

许洛枝靠着墙壁,呆了许久才张口:“你把话,再说一遍?”

电话那头说了什么,许洛枝其实已经听不太清,脑子里只有那句话,你找到亲生父母了。

在她得绝症,即将去世的时候……

房门被人敲响,许洛枝连忙收敛思绪,起身朝着卫生间走去。

看着镜子里狼狈不堪的自己,她低头用水将一切痕迹洗掉,耳畔里传来脚步声。

不用抬头,许洛枝都知道来人是谁,她关掉水,顶着水渍看向浴室门:“怎么,傅总是觉得我扫了婆婆的脸,也要来打我吗?”

谁知傅霁清修长的手指直接抚上她微肿的脸颊,嗓音低沉:“疼吗?”

心脏迅速涌出一股难以言说的苦涩,她微微撇头:“你说呢。”

傅霁清看着她的抵触,笑了笑:“我还以为你不会生气。”

许洛枝转头看他:“是啊,拿钱办事,总要受点委屈的。”

傅霁清看着她倔强的神情,清冷的眼中快速闪过复杂的情绪:“如果当初……”

“老公,人最害怕的就是没有如果,咱们结婚前的协议不是说了吗,今年年底我要是还没怀孕,婚姻自动解除,对吧?”

傅霁清喉头一哽,再也说不出一句话。

“所以,我很谢谢你将田媛媛找回,我的痛苦,总要后继有人才行!”

嘭!

窗外,烟花绽放,照亮了整个傅家老宅,也预示着傅老爷子的生日正式开启。

浴室里。

许洛枝慢慢靠近,在两人呼吸交缠间,她看着傅霁清英俊的面容,一字一句:“也忘了告诉你,我身体有病,永远都怀不上孩子呢。

寂静的客厅里。傅霁清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许洛枝,两人谁也没有退让。许久后,大门打开,一身高定礼服的傅太太从门外走进,周身气场极低。当她看见站在不远处的许洛...

傅霁清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许洛枝,两人谁也没有退让。

许久后,大门打开,一身高定礼服的傅太太从门外走进,周身气场极低。

当她看见站在不远处的许洛枝时,直接快步走来,猛地给了许洛枝一个巴掌。

清脆的啪!响彻在众人耳畔。

许洛枝的脸直接被打向一旁,鼻血就这么涌出鼻腔,划过她的衣领,慢慢跌落在地。

傅霁清眉头一簇,直接将许洛枝仰起头,嘴里吩咐着佣人:“给我冰袋,还有纸巾。”

傅母没料到这一幕,愣了愣,但很快就回复如初:“拿了我这么多钱,身体还养成这副鬼样子,简直晦气!”

许洛枝接过佣人纸巾,避开了傅霁清的触碰,嘴角扯出一个嘲讽的弧度:“是啊,时不时就要被你当成出气筒,不多吸点血,哪够您打的呢!”

“傅先生,真同情您,小时候应该被打的不少吧。”说完这句,她就不再理会傅霁清那猜不透的眼神,朝着一楼客房走去。

身后,还传来傅母的呵斥:“今天是老爷子生日,她居然敢放田媛媛进来,当我们傅家当年闹得笑话还不够吗!”

许洛枝心中冷笑,自己儿子不敢收拾,全将脾气发给自己了。

一关上门,那刺痛的痛意就让许洛枝彻底站不稳,她瘫坐在地,仰着头大口呼吸。

任由鼻血就这么静静流淌,哪怕侵染了半张脸,她都毫不在乎。

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证明自己还活着,狼狈的活着。

手机忽然想起,她看了一眼号码,是自己找的私家侦探。

她缓了一回才接起:“喂。”

“化验结果出来了,恭喜,你找到亲生父母了。”

许洛枝靠着墙壁,呆了许久才张口:“你把话,再说一遍?”

电话那头说了什么,许洛枝其实已经听不太清,脑子里只有那句话,你找到亲生父母了。

在她得绝症,即将去世的时候……

房门被人敲响,许洛枝连忙收敛思绪,起身朝着卫生间走去。

看着镜子里狼狈不堪的自己,她低头用水将一切痕迹洗掉,耳畔里传来脚步声。

不用抬头,许洛枝都知道来人是谁,她关掉水,顶着水渍看向浴室门:“怎么,傅总是觉得我扫了婆婆的脸,也要来打我吗?”

谁知傅霁清修长的手指直接抚上她微肿的脸颊,嗓音低沉:“疼吗?”

心脏迅速涌出一股难以言说的苦涩,她微微撇头:“你说呢。”

傅霁清看着她的抵触,笑了笑:“我还以为你不会生气。”

许洛枝转头看他:“是啊,拿钱办事,总要受点委屈的。”

傅霁清看着她倔强的神情,清冷的眼中快速闪过复杂的情绪:“如果当初……”

“老公,人最害怕的就是没有如果,咱们结婚前的协议不是说了吗,今年年底我要是还没怀孕,婚姻自动解除,对吧?”

傅霁清喉头一哽,再也说不出一句话。

“所以,我很谢谢你将田媛媛找回,我的痛苦,总要后继有人才行!”

嘭!

窗外,烟花绽放,照亮了整个傅家老宅,也预示着傅老爷子的生日正式开启。

浴室里。

许洛枝慢慢靠近,在两人呼吸交缠间,她看着傅霁清英俊的面容,一字一句:“也忘了告诉你,我身体有病,永远都怀不上孩子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