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小说大全 > 穿越架空
医仙临都林凡叶惜宋朝卿完整版在线阅读

医仙临都林凡叶惜宋朝卿完整版在线阅读

医仙临都
《医仙临都》的创作方式很奇妙,人生几渡妙笔生花,可以将故事描绘的如此生动,林凡叶惜宋朝卿的人物形象如此的鲜活。想开口,哪怕文惊书都不理会。苏雨烟轻叹道:“文瀚,我知道江州这件事情对你的打击很大,折损了你的骄傲和颜面,令你活着比死了更难受。”“可韩信尚且有胯下之辱,勾践亦有卧薪尝胆之坚,你难道就没有知耻后勇之心?”“而且那一跪是君无痕大人强压,并不是......
作者:人生几渡 更新时间:2023-01-25 11:16:33
开始阅读
内容详情

《医仙临都》精彩节选

朝阳升,万物苏。

林凡剑指许家,残酷横推的事情没有任何波澜,只局限于一个小范围之内。

加上汪家的压制,哪怕知道消息的人都默契的没有发声,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。

帝都,医学总会的单间病房内。

文惊书平静端坐,旁边床上躺着双目无神的文瀚。

他前几天就醒来了,可是除了吃饭喝水外他未曾开过口说一句话。

江州之行,显然成为了他心里的阴影和耻辱。

令他无法释怀。

旁边点站着苏雨烟,她这些天每天都会过来看一下。

见文瀚还是不想开口,哪怕文惊书都不理会。苏雨烟轻叹道:“文瀚,我知道江州这件事情对你的打击很大,折损了你的骄傲和颜面,令你活着比死了更难受。”

“可韩信尚且有胯下之辱,勾践亦有卧薪尝胆之坚,你难道就没有知耻后勇之心?”

“而且那一跪是君无痕大人强压,并不是你的本心。何必自我难受?”

文惊书轻抬眼皮看了孙子一眼,并未出声。

不是他不想劝说一下文瀚打起斗志。

而是他希望文瀚自己看开,只有这样才会没有阴影。

内心也才会更加强大。

但可惜,文瀚似乎没有听到苏雨烟的话,依旧闭嘴不言。

这时已经恢复到可以正常行走的蛮狼走了进来。

本要说点什么,可看文惊书也在时他闭上了嘴巴。

文惊书似有感觉般起身,开口:“当年我的父亲,你的曾爷爷投身行伍之前是地主家的农民,时常被地主家的儿子欺辱,甚至是人格上的打击。但你曾爷爷咬牙坚持了下来,开创了我们文家的支脉。”

“我十多岁时你曾爷爷遭遇些许变故暂时失势,我被送到了农场挑过粪,煤场挖过煤,同样被人进行过嘲讽和羞辱。”

“但我和你曾爷爷一样坚持了下来,才有你今天看到的文家!”

说到这,深深的看了文瀚一眼:“你身上流淌着我们的血,那也该继承我们的品性。”

而后文惊书不再多言,背负双手离去。

眼中一直毫无色彩的文瀚终于多了一抹光亮。

嘴唇动了动,说出了醒来后的第一个字:“说!”

蛮狼一喜,这说明文瀚重新振作起来了:“刚刚江州来消息,林凡剑指许家残酷横推,许泽基暴毙。另外我们安排在许氏集团的人今早刚上班就收到了离职通知书,一个不留!”

“许家……似乎要脱离我们的掌控了!”

苏雨烟美眸凝缩,掠过讶然。

许家和朱家一样都是文瀚渗透南方的重要棋子啊!

林凡这是要做什么?

文瀚眉头轻皱:“理由?”

“密网悬赏。”已经了解清楚的蛮狼回道:“原来当初密网上那个对林凡的悬赏是许泽基发布,但这件事情不知为何被林凡得知。”

“所以许泽基身死,他弟弟许泽本顶替了他的位置,许家一切如常,只是开始和我们撇清关系!”

闻言,文瀚眉头舒展。

淡淡的吐出两个字:“罢了!”

蛮狼愣然:“算了?”

他们在许家身上可是投入了不少。

这要是算了的话,那不就和朱家一样竹篮打水?

文瀚平静道:“许凌嵩才是我们主要拉拢的人,他死的时候我已经对掌控许家没有了多少兴趣。现在他们自己得罪林凡找死,那就任由他们去吧。”

“再把南方布局的一起撤销,以后就在这北方吧。”

啊?

蛮狼瞪大眼睛:“放弃南方布局?”

那可是文瀚六年的心血啊!

文瀚自嘲道:“南方份量最重的就是江南和南省一带。我现在有本事搞定江海还是搞定林凡?”

不搞定江海渗透不了江南,不搞定林凡切入不了南省。

蛮狼想说点什么。

但想想化作了叹息:“明白!”

文瀚侧首道:“雨烟,你走吧,谢谢你这几天来看我,没事了!”

苏雨烟红唇微张,却又欲言又止的点点头:“那我先走,等你出院我再来看你。”

待苏雨烟离去。

文瀚毫无波动的面孔多了阴寒:“去,让我在江州来不及实施的第四个计划开始吧。搞不定林凡我也要让他寝食难安!”

蛮狼眼睛亮起:“是!”

……

苏雨烟回到了苏家。

略感无趣的绕着庭院散步。

走着走着就到了苏家大宅的小花园,看到了一个衣着朴素,脸上始终保持着和蔼笑容的老者。

愣了下苏雨烟加快步伐走了过去:“爷爷,你今天怎么不出去?”

苏家掌舵人,苏长征。

闻声,正在摆弄花草的苏长征抬头一笑:“回来了?那个整天跑出去也没有什么事情,就是喝喝茶聊聊天,所以今天休息一下。”

苏雨烟挨近蹲下,拿起剪刀帮着苏长征一起修剪:“出去的确只是喝喝茶聊聊天,但生活也充实,挺好的。”

苏长征笑笑点头:“人老也就这点乐趣了。”

“爷爷,不过你怎么不去干休院呢?楚爷爷他们经常去,还住在那里。”

苏长征笑容凝固,掠过无奈:“你楚爷爷算是和你曾爷爷他们同时期的晚辈,你秦爷爷又是个老滑头。我去做什么?”

说到这自我调侃道:“面对你楚爷爷我不敢大声说话,小声说话又说不过你秦爷爷。”

“那你可以去找文爷爷和沈爷爷啊!”

苏长征笑道:“你文爷爷可不太喜欢被人打扰,你见他退休这些年和谁走动了?至于你沈爷爷……”

提起五大家之一沈家的那位老爷子,苏长征果断摇头:“他还是算了吧,一言不合就要和我练练,我这把老骨头能和他比?而且他闲不住就跑北境练兵,也遇不上!”

苏雨烟嫣然浅笑:“沈爷爷的确老当益壮,都八十岁出头的人了还和年轻小伙一样有精力。”

“不过也是他这种性格才培养出了陌双那样的天之骄子啊!”

提起那五大家年轻一辈最低调的一人,苏雨烟眼中总耐不住一抹柔和。

苏长征察觉到孙女的芳心砰动。

笑容慢慢隐去:“雨烟,不要再想着沈陌双,你和他这辈子都不可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