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小说大全 > 悬疑灵异
九条命陆云迢精校版最新全文阅读

九条命陆云迢精校版最新全文阅读

九条命
《九条命》是作者真和尚最新创作的小说,陆云迢是《九条命》的主角,精彩内容不容错过。第1 章 大寒景江沿岸,向来堂口众多,帮派暗斗。今日大寒,天爷老子提溜着壶浇了把冷雪冻雾,一早就降下了薄刀子。逆着北风,陆云迢顺着一排排低矮的房檐往里走,踏着不疾不徐的脚步,鞋跟落地的声响也极轻簌。他行至尽头,但见一座老旧的路灯,路灯之内光影惨淡,唯有暗红的灯丝处泛着点金边。他瞧着那盏灯忽闪了三次,......
作者:真和尚 更新时间:2023-01-25 11:16:45
开始阅读
内容详情

《陆云迢九条命》文章节选

第1 章 大寒

景江沿岸,向来堂口众多,帮派暗斗。今日大寒,天爷老子提溜着壶浇了把冷雪冻雾,一早就降下了薄刀子。

逆着北风,陆云迢顺着一排排低矮的房檐往里走,踏着不疾不徐的脚步,鞋跟落地的声响也极轻簌。他行至尽头,但见一座老旧的路灯,路灯之内光影惨淡,唯有暗红的灯丝处泛着点金边。

他瞧着那盏灯忽闪了三次,在最后那次黯灭后再没点亮。转瞬间,有阵凛冽拳风自身侧袭来。陆云迢拧过腰身,迅捷凌厉地凌空一抓,把这拳截住,这才缓缓地扭过头。

这一拳倒是没半点花哨,要是叫他给砸在肉里,怕是出必见血,骨头也要伤的。

陆云迢心里想着,猫瞳一样的眸眼对上眼前人明显不善的目光,戴手套的手仍是紧攥着那腕子,面上却淡淡地展出个笑意:我不是外人,我找许老板。

那人仍是皱眉打量他,顺便多看了两眼,只觉得这青年穿得属实单薄。巷子里冷风跟狼嚎似的,他只披着件长长的黑色大衣,衣扣还敞着。风刮起来,饶是裹在棉衣里都要打个哆嗦,他却仍然稳立,两条长腿笔直地插在地上。

再看那张脸,着实称不上惊艳:说俊美,不够精致;说英气,也不粗犷。能说好看,但标致得过于规范,就显得毫无特点,放到路人堆里,多数人也就多看两眼,扭头就要忘。只有那一双眼是不同的:眼尾狭长,还上翘着,跟猫像得很。

我看你很面生,哪儿来的?

陆云迢感到那腕子卸了劲,便徐徐松开手,两根指头伸进大衣内兜,夹出一件以赭石色椭圆形火漆封口的牛皮纸信封来,递到人眼前:

找许老板有急事,我是他亲戚。

男人拿过信封,举起来仔细翻覆查看了几番。陆云迢见状,颇为实相地敞着怀把手伸开,任那人从他腿侧到胸前、最后到手臂上一番搜索。对方几番搜寻,已然确定并无异状,才发话:你进来吧。

好。陆云迢点头应着跟上前,一只手夹着信封掏出个打火机,另一只手点上根烟。黑茫茫的巷子里,灯灭着,一堑火星子芒刺般乍跃,就着蒸腾缭绕的烟雾,莫测如鬼火。

他只管埋头走路,却用余光把暗处的景致探了个清楚。许玉清的大宅内部勾心斗角,蜿蜒错综。他行至一道影壁处,准时停下了脚步。

许玉清这个人素来迷信。而许宅最大的特点莫过于这照壁影壁,都是风水墙。风水讲究导气,影壁的作用便是阻止气流直冲卧室,防止直来直去,有损人丁的不吉之说。加之大门要开在东南角,称为抢阳。这处南北向影壁正对的那处房,便正是许玉清的卧房。

陆云迢悄无声息地把烟头丢在地上,碾灭在鞋跟下。他表情仍淡。不等那人回过头来,直接一刀递去,将之从后心到前胸捅了个对穿,短刀掠去的影子甚为纤薄,快得无人能看清。他将枪炮声从小听到大,却独爱那把薄薄的刀,认为刃透皮肉的实感比转瞬即逝的枪子来得更真实。

这具身体静悄悄地倒下,溅起一小片尘泥血垢。他从人尸体上跨过去,顺手捡起根树枝,扔进了院子。

本该听闻的犬吠声并未响起。陆云迢把刀揣进大衣夹层里,那刃面上并没沾太多血,是这把薄薄的刀太冷又太快了。他方走进院中,却直直撞见个陌生人影,和一对雪亮浑圆的乌溜溜眼珠子。

那少年约有十七八岁,裹着件棉衣,定定地站在那里:你是谁?

陆云迢看他一眼,取出怀里的信件:我找许老板。

少年眨眨眼,思索片刻应道:长青堂最近不消停,老是坏许老板生意。算卦的说就是因为主卧太小不聚气,才会影响财运。他说了要把正房都拆了重建,所以这几天都睡偏房。语毕,抬手一指,许老板说了,最近琐事多,有要紧事找他。可以直接进去等。